疫境自學系列(二)「學在當下,更要愛在當下!」

Hi,我是Miss Wong,具10多年教授及統籌拼音課程經驗,考獲 Jolly PhonicsLetterland 、RWI Phonics 及 LEM Phonics(澳洲)認可資格;輔導學碩士畢業,了解孩子學習的困難和需要。若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,歡迎繼續支持我們。

孩子停課期間終日無所事事,復課後一定出事?!

冠狀病毒由一月下旬開始在肆虐,直至到三月上旬,情況本來已經漸趨穩定下來,但在三月中旬,歐美的確診數字大幅上升,大量人士從歐美回流返,「第二波疫症」潮,令教統局立即擱置四月份復課的念頭,此舉令不少父母大亂陣腳並慨嘆:復課日子遙遙無期,孩子終日在家怎麼辦?

一轉眼間,孩子在這場疫症下,已經停課超過了70天。在這段期間,我偶爾會透過電話或WhatsApp短訊向家長聯繫了解現時他們子女在家的學習情況和進度。在彼此對話的當中,我觀察到整體來說,在這段期間,有兩批非常不同的小朋友組群。

假期下的兩類學童

首先,比較積極的一批學童,在這段期間,從沒有鬆懈,持續努力學習,他們不但能準時把學校安排的教學片和功課完成妥當,並且依舊上各種學習班(各項體育班除外),再者由於免卻平日上課舟車勞頓的交通時間、追趕大量默書、測驗和考試,最後他們竟「賺回」了不少閒暇玩樂的時間。若果暫時在第一個回合中場休息稍作結算的話,他們可以說是暫時成了這個疫症下的「大贏家」!他們從容不迫,沒有壓力,但卻得到最多,學習成果豐碩!但這類學童所佔的比重,始終是少數!

相反,另一批小孩在這段時間,卻過着不大相同的生活。

據部份家長透露:他們的孩子,開始囤積學校及其他學習班的各類教學片和功課,每天過着吃、喝、看電視、午睡、打電腦遊戲、看卡通片或和其他弟妹爭吵….等生活,上述種種,大多都是「不事生產」的活動。不但如此,今次停課的日子,可能達至100-120天,甚至更多的話(這足足起碼有2-3個暑假之久),當孩長期過慣不用遵守學習紀律(如無學習時間表),終日過着無所事事,好逸惡勞的生活,若然政府突然宣佈,會在不久將來復課的話,這種生活定必要立即被「硬糾正」過來,這時,你認為孩子會有怎樣的反應呢?他們會甘心樂意地配合大人嗎?若果到時家長執行強硬手段的話,家裏會否變成了可怕的戰場,充滿了哭聲和吵罵聲?

學在當下​

若果想在孩子復課前,從上面提及的頹廢生活扭轉過來的話,可以立刻規劃一下他們的生活時間表,好讓他們嘗試在家中,提早過好像學校般有規律的生活模式,這可幫助他們及早適應。除了術科外,我們還可以加入一些與生活息息相關的學習,如:可教他們一般生活常識、烹飪美食或藝術科目等,好讓他們可學習與生活有即時聯繫的知識,並直接應用生活中。

如果在這段期間,你真的有心想把家庭打造成一個學習的場所,我有以下的建議可以給你參考:

1. 先列出生活時間表

盡量大大縮減每天令孩子消耗大量時間和對學習成效不大的活動,如:看電視、打遊戲機….等。但這個縮減過程,要一步步按步就班進行,一定不能急進。
最好能夠列出一個一周內包括學習、閱讀、玩樂和生活的時間表,最好先由孩子擬定,然後再由你來審視,要他許下承諾和貫徹執行,同時也邀請其他家庭成員一起遵守和配合(尤其家中有(外)祖父母的,免得他們與你唱對台戲),並將貼在當眼處。若最終孩子能成功執行至復課的話,承諾會送他一份禮物作鼓勵。
千萬別嘗試用斥責或任何高壓手段去改變他們,這樣的方法不但效用不高,而且還會導致許多不必要的爭執,長遠定必影響親子關係!

 

2. 鼓勵孩子分擔家務

年紀稍為大的兒童,可以邀請他們協助家務。做家務,一直是近年香港孩子的弱項,可能是位列全球三甲,我相信不少上述提及的兩個組別小孩也存在這個問題。香港的孩子近年有「港孩」的美譽,他們是泛指近20年出生的孩子。根據維基百科資料顯示:他們是一群嬌生慣養、自理能力低和EQ低的香港兒童。他們的特徵是非常倚賴別人的照顧、很情緒化、沒有禮貌、不懂珍惜和自我中心⋯⋯等。當大家聽罷「港孩」的特徵後,可能都會不禁搖頭慨嘆一句:「要『衣來伸手,飯來張口』的一代幫忙做家務,可能要等到來生!?」在2010年,本一份報刊,曾經在本一所九龍塘小學作過一個口頭式的調查報告,受訪對象是一班小四至小六的學生,訪問中發現逾80%受訪學生不懂綁鞋帶、剪指甲及自行吃有骨食物。這個訪問結果一刊登,瞬間令普羅大眾嘩然!

但想深一層為何會造成今日的局面?為何孩子一出生,便好像自動鑲嵌了一度「免做家務金牌」在胸膛般,從小到大都不用分擔半點家裏大小家務,直至他們遷出,建立自己的家庭?倘若將來社會上,大多數的家庭,夫婦二人,都沒有處理過任何家頭細務的經驗,而彼此都自我中心地,期望配偶會自動處理所有家務和照顧自己;當遇上問題時,又不懂獨立處理和變得情緒化,這些由長大後「港孩」所建立的家庭殘局,最終會由誰來收拾呢?他們又怎樣擔起養兒育女的責任?怪不得,近20-30年本的離婚率拾級而上,與歐美看齊。據英國著名律師事務所指出:七成英國夫妻離婚主因,是與家務分擔或家庭財務歧見有關的。

其實,孩子在一個學年中的假期,相比一個正常上班的成年人多出非常多,尤其在疫症期停課期間。此外,他們的精力又特別旺盛,如果他們終日無事可做,你叫他們旺盛的精力,何以消耗呢?於是他們的注意力,便容易被吸引到上文提及那些大多不受家長喜愛的活動,如:看電視⋯⋯等。

一個正常的家庭,當中有不同程度的大小事務,只要事先提供適當的指導,便可以分配給不同年紀的孩子來分擔,例如:幼稚園至初小的孩童,可以幫忙收拾玩具、摺疊衣服、掃地和飯前準備碗筷;小學生可以自行洗澡、協助飯後收拾餐具、洗碗和抹地等。

讓孩子分擔部份家務,不但有利於一個家庭人力和資源的運用,而且對孩童整個人的發展,更有許多益處呢!對兒童而言,簡單的家務,如:摺疊衣服等,可以訓練小肌肉發展,頭腦和肢體的協調性。此外,當他們想盡辦法,務求用更快捷方法完成家務後,可以享有個人的玩樂時間;又或者在處理家務過程中,遇到困難時,會嘗試想盡辦法去解決等等,上述種種,都可以充分刺激大腦神經的發育,這不但有助有利孩子的腦部發展,且更可提升他們的解難能力!與孩子一起合力做家務,更可增加親子時間,充滿樂趣!不妨一試!

 

3. 教孩子烹調喜愛的美食

在這段期間,不用每日趕返學、放學和補習等,時間運用比較充裕,可以趁機教孩子煮1-2款他/她自己心愛的美食。猶我記得我小學時,非常喜歡吃「麥當勞」薯條,但我零用錢有限,只能很久才吃一次。後來,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,我發現薯條是如何製作的,更重要的是自製薯條的價錢很便宜,可以讓我省回許多零用錢。於是,我便下定決心要學習自行製作薯條。由於我腦海裏,只有不停想着很快便可以有美味的薯條吃,所以,就算無需旁人督促我,我也會使勁地去完成它。在完成品出爐之後,我把薯條分給弟妹和鄰居小朋友一起享用,大家吃得非常開心!這些童年回憶,對我來說,十分寶貴,我至今仍偶爾也會回味着和依舊會喜愛吃在家製作的薯條呢!

孩子在學習製作食物的過程中,其實可以學到好多實用的知識,例如:計算製作一樣食品,所有金錢花費要多少,這可趁機教他們理財;又可讓他們學習每種食材的特性,例如:薯仔削皮後,容易變黑等。其實,只要事先向他們解釋清楚:如要選用的材料、製作步驟和一些要注意的事項⋯⋯等,並在他旁邊觀察和監看的話,孩子學習的能力比大人高很多,他們一定會學得懂的。若果是擔心安全的話,可以選用家中已經不再鋒利的小刀或改用膠刀來代替。由於這是你孩子心愛的美食,我敢保證,在過程中,他定會全神貫注牢記着整個製作過程。再者,在這個學習的過程中,更重要的是,讓他們了解要製作每一道食品,背後其實都需要花大量精神和時間作事前準備和製作,好讓他們明白製作過程的辛勞和學懂珍惜食物!請記住:當這道美食面世後,在全家享用之前,千萬別忘記,向家人大大誇獎孩子有最大的功勞,並力邀他們一起合照和鼓掌稱讚!你可以幻想得到,這時你孩子會變得何等有自信嗎?我相信他/她下一次定必會主動要求,想嘗試再次下廚呢!

 

4. 擬定一起做運動時間表

在在正常返學的日子,孩子每周在校內會有體育課。除了可以鍛鍊身體外,還有助減低學業壓力和釋放他們多餘的精力,增加他們的專注度。但在這段期間,家長可以在家中準備一些簡單的運動工具,包括:瑜伽墊或瑜伽球(Fitnesses ball)與小朋友一起玩親子瑜伽或拉筋操,網上有大量短片,可作參考。這不但在家中依舊可以鍛鍊身體,而且由於彼此間會有很多身體接觸,這可促進親子關係,有助培養彼此感情和默契。

 

5. 教孩子製作原材料食糧

(這一項的重點,是有關教授製作主要食糧,與之前第3點的着眼點是不同的。)每次疫症爆發,都會出現糧食搶購潮,今次也不例外。但我卻留意到一個奇怪現象,每次搶購潮中,超市最先被搶購一空的食物,除了白米之外,就是杯麵、快熟粉麵和罐頭類食品;而那些要經過比較繁複製作過程的麵條和米粉(要過冷河)等,卻依然有不少存貨,而麵粉等食品原材料,就更加是原封不動,市民似乎對它完全不感興趣!據不少研究報告指出:各類快熟或罐頭食品在製作過程中,已經流失了大量營養;不但如此,製造商還會加上各式各樣的調味劑、增味劑、色素和防腐劑等!但最諷刺的是,我們在疫症爆發期間,身體尤其極之需要吸收足夠營養,才能保持最佳狀態,以捱過疫症,但我們卻往往因為被恐慌情緒,充昏了頭腦,而不問價錢去爭相搶購營養價值較低的食物,真令人匪夷所思!此外,大家在這段期間,留在家中的時間比較多,照常理而言,應該會有較多時間,去烹調含有豐富營養的食物才對!

袁國勇教授曾指出,即使今次新冠狀病毒疫情消退後,病毒是不會永遠消失的,它亦有機會會在若干年後變種,然後捲土重來,再突襲我們!今次疫症距離上一次SARS,大約有17年;若果用差不多的時間長度來推斷,我們的孩子可能在10多年後,會再遇上下一次疫症和糧食搶購潮,到時候,他們應該差不多是長大成人了。如果他們懂得一門用原材料來製作主要食糧方法的話,那時,他們便不用跟普羅大眾一起墮進恐慌情緒、喪失理智,並加入搶購糧食人潮中!

可以嘗試與孩子一起製作麵條或蔥油餅等食品,網上有各種的教學片,教授製作該類食品,製作過程其實很容易,材料非常簡單,大多只需要麵粉和水,便可以製作出上述提及不同的美食,只需極少花費,便能做出便宜、營養和美味的食品。更重要的是:我們根本毋需要擔心,在疫症期間,糧食會被市民搶貴或搶購一空。小孩學懂製作此類食品,可以說是其中一種疫症的求生本領,讓他們畢生受用!

 

6. 教授製作鮮果食品

在抵抗疫症期間,除了要吃營養豐富的食品外,還需要多吃含豐富維他命C和礦物質的鮮果,以增強抵抗力,對抗疫症。可以教導孩子做一些簡單的鮮果食品,如:製作鮮果汁(榨橙汁器的操作,對孩子來說,是很容易和安全的。)、鮮雜果盤或果汁多多(果汁+益力多)⋯⋯等等。又盡量讓他們以水果代替零食,有益健康!

 

7.  教授各類餸菜名稱

近年,有機構舉辦了一些名為「暢遊街市班」,班中教授各種逛街市時的知識和各種蔬菜、魚類和肉類之名稱,吸引不少年約20-30歲的未婚少男、少女參加。現今孩子大多對餸菜的種類,感到非常陌生,雖然香港人經常自問識飲識食,但是有不少人懂得辨認各類餸菜的名稱,只限於上菜時菜餚送到飯桌上熱騰騰或進食的一刻,對於食材未被烹調前的模樣,卻知得很少,甚至混淆不清!我曾經聽過有青少年,不知道自己經常吃的雞翼,原本是含有骨頭的,(因為他家中所吃的雞翼,全是被父母或工人事先去骨)憑這點可證明孩子除了書本上的知識外,對生活的一般常識,十分貧乏,就算認識也表現得非常割裂的,從剛才無骨雞翼的例子,便可見一斑!

8. 一起做實用小手工

在這段期間,可以嘗試和孩子一起做一些配合實用功能的小手工,如:十字繡匙扣、拼貼環保袋等。這些材料可以隨便在文具店選購得到,完成後可以立刻使用或送身邊至愛作禮物,如:父親節或母親節禮物等,在製作的過程中,不但可啟發孩子的創意,更可增進彼此的感情,讓家中感覺幸福滿溢!有一個孩子的母親告訴我,她閒時,愛與孩子一起做手工。最近,她和孩子正積極合力製作拼貼環保袋,並打算完成後,送給工人姐姐作生日禮物,好不溫馨呢!

愛在當下

其實,姑勿論是否有疫症的出現,學校也不應是孩童唯一學習的場所。別忘了,我們自出娘胎之後,人生遇到第一個學習的場所,就是家庭;遇到的第一位老師,就是父母(或照顧者)後來才有學校出現,充當分擔角色而已,一直至我們長大成人,甚至完成整個人生歷程!

如果用「千世修來共枕眠」來比喻能結成夫妻的難得緣份,那麼能成為一家人,就應該是萬世的修來的福氣吧!

愛,把我們連繫着,雖然它是看不見,摸不到的;但我們卻相信它確確實實是存在着彼此之間。《時代論壇》的社長李錦洪曾說:「愛,其實是生命中片段的回憶!」在現實中,不難會碰到一些長者向我們訴說着,昔日父母曾經教導過他們的點點滴滴,這可能是一些做人道理、一門求生技能,甚或是做一道簡單菜式。每當他們道出這些美好回憶時,眼裏總是閃耀着光芒,這記憶會伴隨他們一生,直至離開這個世界。

有一次,我在修讀輔導學時,遇上一位年約60多歲的男老師,在課堂上,他提及到他很感激他的母親。他記得在自己大約2歲時,因為遲遲都未懂講話,於是她媽媽非常有耐性地教他逐字逐字說話,這記憶依然很清晰地印在他腦海中,他感覺自己很被愛。聽罷後,我當時感到十分驚訝,我驚訝的是,不但是一個童年時的小記憶,可以儲存在一個人的腦海中達60多年之久,而是我發現即使是極年幼,未有說話能力的幼兒,會有能力牢牢記着父母曾經對他們的教導和充滿愛的互動,並且這記憶會縈繞我們一生,直至走完整個人生歷程!心理學家Timothy Ritchie指出:「我們回憶時,首先會記起快樂的往事;而且日子越久,這些美好的印象,只會越來越深。」這可能就正正是,因為這些充滿愛的記憶,足以讓我們有力,去面對人生各個階段的高山低谷!

但不是每個人都是如此幸福,生命中可以盛載着許多美好的印記。我母親4歲時喪母,而我丈夫則3歲時喪父;由於這兩位先人皆是經歷長期病患,最終不敵病魔折磨而離世。我母親和丈夫當時,不但都未能得到兩位病重的至親怎麼樣的教導或有好好相處的時光,而且他們當時的另一位至親,亦要忙於照顧病者,之後又要經歷哀傷歷程(Stages of Bereavement)和要面對立即承受成為家中唯一經濟支柱的龐大壓力,而無法給予年幼孩子適當的教導或陪伴。在數十年後的今日,他們雖然對這兩位先人的模樣很模糊,但如果時光可以倒流的話,我相信他們的靈魂深處,必定渴望可以重回到與逝去至親無憂快樂地相處和共渡學習的時光,好讓他們可以重拾昔日被愛的感覺,哪怕就只有一瞬間的時間,就足以令他們回味半生!

很感謝你有無比的耐性,閱讀本文至此,我衷心希望本文章對你有所助益,如果你願意與朋友分享本文,好讓他們也得到提醒,縱使在疫症下,仍舊能發揮彼此鼓勵和支持的精神,我會非常感激!但我更希望你在閱讀本文之後,即使生活非常忙碌,但仍把握着機會,抽空陪伴孩子一起學習,珍惜與他相處的時光,把握在他長大成人之前,送他這份一生中最美好的禮物!

願你和孩子這刻不但學在當下,還愛在當下!

好好保重!約定你疫症過後見!加油!

Letterland,Jolly Phonics 和 RWI Phonics的分別

Hi,我是Miss Wong,具10多年教授及統籌拼音課程經驗,考獲 Jolly PhonicsLetterland 、RWI Phonics 及 LEM Phonics(澳洲)認可資格;輔導學碩士畢業,了解孩子學習的困難和需要。若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,歡迎繼續支持我們。

坊間三大拼音系統比較

現時市面上充斥不同的拼音,良莠不齊,更有一些是「掛羊頭,賣狗肉」,打其名是為人熟悉的拼音系統,但內容卻是另一回事,所以家長們每每又氣憤又沮喪。因此今日我希望為大家介紹現時三套較流行的拼音系統,分別是Jolly Phonics,Letterland 和 RWI,讓家長對它們有一定的認識,從而能夠替孩子選擇合適的拼音課程。

課程架構

Jolly Phonics

Jolly Phonics是由英國Sue Lloyd 和 Sara Wernham 於1987年所創立,課程採用了現代Synthetic Phonics的多感官multi-sensory教學方式,讓孩子能透過不同感官,如:視覺、聽覺、觸覺、味覺和嗅覺去學習拼讀。

Jolly Phonics課程架構主要學習42個原音(Phoneme),結合故事和動作讓小朋友記住發音,但發音和字母之間沒有直接的聯繫,所以只能靠視覺記住字母。

例如Letter A就是在手肘上擺動手指,就像螞蟻在上面爬行,說 a, a, a。Letter T就是像看網球比賽,從一邊向另一邊轉頭,說 t, t, t

Jolly Phonics教授42個原音,共分為七組:
第一組:s, a, t, i, p, n
第二組:c k, e, h, r, m, d
第三組:g, o, u, l, f, b
第四組:ai, j, oa, ie, ee, or
第五組:z, w, ng, v, oo, oo
第六組:y, x, ch, sh, th, th
第七組:qu, ou, oi, ue, er, ar

Letterland

Letterland是由Lynn Wendon於1968年成立,課程同樣採用現代Synthetic Phonics的多感官教學方式。Letterland主要學習44個原音,而Letterland顧名思義是一個樂園,所以課程架構是為每一個字母都是賦予有生命的角色,而且每個角色都是由字母型態演變而成,各有獨特的名字和性格,讓小朋友更容易記住他們的發音。

例如Letter C叫Clever Cat,他是一隻會說話的猫,但他只會發出c,c,c;Letter H叫Harry Hat Man,他不喜歡嘈吵,所以只會發出氣聲h,h,h。而當他們走在一起的時候,因為Harry Hat Man頭戴的帽子不斷掉下羽毛,令到Clever Cat鼻子不停打噴嚏,所以發出”ch”的噴嚏聲。

所以在digraphs(兩個字母的發音)上,孩子只要記得每個字母角色的性格和特點,那麼便會很容易記住他們的發音。

Letterland課程架構大致可分為六個階段:

1. Pre-Phonics (2-3歲孩子):透過聆聽周圍環境的聲音,預備孩子學習語言(包括外語)

2. Level 0 (3 – 4.5歲孩子 / Phonics 初學者):Aa-Zz 字母發音

3. Level 1 (4.5 – 7 歲孩子):拼字階段 

4. Level 2(4.5-7歲孩子):進階 – 變音的組合1

5. Level 3 (4.5 – 7 歲孩子):高階 – 變音的組合2

6. Advanced (5 – 8 歲孩子):變音的組合3 

RWI Phonics

Read Write Inc.原先的課程架構是沒有拼音部分,牛津於2007年從Ruth Miskin買入了一套拼音系統,並收囊為旗下課程的一部分,所以,這有別於Jolly Phonics 和 Letterland 的出於原創的做法。

RWI Phonics同樣採用現代Synthetic Phonics的多感官教學方式,並主要教授44個原音,它同樣以字母的型態和發音聯繫在圖像上。

例如Letter M 就是 Mountain;Letter F就是Flower。

小結

在學習原音數量上,Letterland 和 RWI 比Jolly Phonics 較多和較完整。但在digraphs上,Letterland的字母和發音有着直接的關聯,所以小朋友只需記下角色的特點,就能輕鬆記下digraphs了。至於Jolly Phonics 和 RWI 就只能靠不斷重複記住了,所以在學習字音上,Letterland比較完整而且易學。

配套

Jolly Phonics

Jolly Phonics 也配合歌曲、海報、布偶戲、讀本和flashcards來加強小朋友的拼讀技巧。

Letterland

Letterland 同樣有大量配套來幫助小朋友學習拼音,例如:歌曲、卡通、海報、DVD、讀本、手工和flashcards等等。 

RWI Phonics

RWI Phonics 只靠flashcards來幫助學習發音;CDRom、海報、讀本和關於讀本故事的歌曲,是用作日後學習讀本(readers)之用,因為它們沒有原音的歌曲,所以孩子只好努力記下各組字音了。

小結

因為三套拼音均採用Synthetic Phonics的多感官教學方式,所以越多的配套就能讓小朋友用更多的感官去記住發音,這方面Jolly Phonics和Lettereland表現更勝一籌!

讀本

Jolly Phonics

Jolly Phonics 讀本分紅、黃、綠、藍四個階段,每個階段約有12本。

Letterland

Letterland Phonics 讀本亦有四個系列,分別為紅、藍、綠、橙。當中讀本內容與學習拼音的進度並不一致,所以往往要較後期才能開始閱讀。因此,不少出版商出版了不同的讀本來迎合Letterland的課程架構。

RWI Phonics

RWI 共分八個階段,分別是紅、綠、紫、粉紅、橙、黃、藍、灰,每個階段約12本。

小結

學習拼音其一的目的就是希望加強小朋友的閱讀能力,RWI無論在讀本的數量或種類都比Jolly Phonics 和 Letterland多,這可能因為牛津Oxford本身是出版社的關係,所以出版讀本數目之多是三個系統之冠。

完成時間及學費

(以每星期上一節課計算)

Jolly Phonics:完成時間約1.5~2.5年,學費大約$220-$250/堂

Letterland:完成時間約1.5~2.5年,學費大約$220-$250/堂

RWI Phonics: 完成時間約4~5年,學費大約$350-$400/堂

總結

這三套拼音系統都各有優點和缺點,而且每間教學中心所使用的教材和教學方法也各有差異,所以即使兩間教學中心教授相同的拼音系統,出來的效果都可能南轅北轍。

所以建議家長在報讀課程前先了解該課程的內容、所用的教材和教學模式,若可能的話先安排試堂,看看孩子是否喜歡,因為不是每套拼音系統都適合所有孩子,是要視乎小朋友的性格、能力和程度,這方面我將於另一篇網誌上繼續探討。